<cite id="vjjf7"></cite><cite id="vjjf7"></cite>
<cite id="vjjf7"><video id="vjjf7"><progress id="vjjf7"></progress></video></cite>
<thead id="vjjf7"><ruby id="vjjf7"></ruby></thead>
<thead id="vjjf7"></thead>
<thead id="vjjf7"><dl id="vjjf7"><noframes id="vjjf7">
<cite id="vjjf7"><dl id="vjjf7"></dl></cite>
<strike id="vjjf7"><strike id="vjjf7"><thead id="vjjf7"></thead></strike></strike>
<cite id="vjjf7"><ruby id="vjjf7"></ruby></cite>
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

贵妃最佳人选

正文第一章我不是第一美人

[更新时间] 2019-09-15 19:55:46 [字数] 4546

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这里空间中布满着奇异的宇宙磁场能量,这个玉泉山脉,方圆近千里,是巴?#21363;?#38470;的族山,有天堂和地狱的人口。其中有一座山,充满了水晶和奇特水晶的灵力, 具有时光隧道。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快要临近黄昏了,天空还是那么蓝,突然出现了千奇百怪的云彩,在落日的照映下显得诡异异常,这种场面非常瑰丽、震撼人心。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夕阳照的它们像火一样红,有一些像昙花、像巨钟,有一些像肥猪、像蹦兔,有的像妖精、魔鬼,张牙舞爪的,有几个像巨型水母……这些火的幽灵,从天空压下来,让人感到很恐惧。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三?#39318;?#33635;海生准备下山,突然就有一个巨型水母样的火精灵,朝他压了下来,他被倒扣在水母形状的火精灵里,温度异常炽热,只听 “呲”的一声,皮肤烤焦了,接着身上冒出了油,全身像撕裂了一样的巨疼。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“你不送他下地狱? 就在这里?#22836;?#20182;! 他前世造下了那么大的孽,害死了他的恋人校花李芙蓉?” 一个火精灵像狗熊的模样,他说道。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“他这一世仍然是一个情种,杀死巴?#21363;?#38470;最美的女人,这个人的灵魂深处,淫奢之气盛重,先在这里用火历练烤炙他。” 另一个火精灵回答,他长得像魔鬼。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“他成为巴?#21363;?#38470;上的绝对的霸主,杀死一个绝色女人有什么奇怪的?火太猛烈,要是不小心把它弄死了,天帝是不会答应的!” 狗熊精灵?#34892;?#25285;心。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三?#39318;?#33635;海生?#30343;?#19979;了游丝一样的最后一口气,满脑子是火海横流的景象,那疯狂赤红的火焰,像魔鬼一样吞噬着他,把它变成了黑色。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三?#39318;?#36523;体变成了黑色像木炭,他果然就要咽下最后一口气了。在最后的时刻,他想到了前世今生,跟今生相比,前世的那几个美女,真是小?#20934;?#22823;巫了,嗯嗯嗯!前生今世的地位不同,境遇也相当不同,今世作为?#39318;櫻?#21608;围的美女如云,还没有来得及享受,今天就要一命呜呼了,?#19978;В?#21696;哉!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“不好!” 狗熊精灵见状大叫一声,他马上将荣海生推向一股蓝色的喷流,这时蓝色的喷流正在下?#25285;?#39532;上就要落入湖中,荣海生的身体,随?#25490;?#27969;下?#25285;?#30452;接坠入湖中,激荡起冲天的蓝色水喷柱。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这就像铁匠师?#33633;?#38081;?#20445;?#23558;烧红的铁块放入冷水中,会听到“嗤”的一声,同时看到水面上冒出一股“白烟?#20445;?#22312;这个过程中,液态的水在受热时气化,再在空气中遇冷成小水滴 ……荣海生觉得自己随着液态的水在受热时的变化,也变成了可怜的小水滴,他看见无数蓝色的喷流,正在落入湖水中,溅起冲天的水柱。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三?#39318;?#33635;海生焦黑的身体,随着蓝色的喷流,一会儿上升,一会儿下坠,等到下坠的时候,他的身体被湖水吞噬,他在湖水中惊恐的睁大眼睛,由于身体的赢弱,他无力靠向岸边,他在绝望中,在一片蓝色中,看到了一双奇美的蓝色眼睛,他又骇异不?#36873;?span class="watermark">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死到临头了,想不到在蔚蓝色的湖水中,又见到了一对举世无双的眼睛,美呀!哀哉!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?#20855;??#20855;斯具? 在蓝色喷流溅起冲天的巨浪中,三?#39318;?#33635;海生被?#24618;?#21040;湖底去,他竟然连续被灌了多口湖水,肚子开始膨胀,本来炭色的身体,被?#36153;?#20914;刷出一些炭粒子,那是皮肤的组织,真的炭化了,使他感觉疼痛无比。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突然四边乌云压顶,荣海生在半迷糊中仿佛看到了条条?#24651;?#21628;啸威压,?#24651;?#24102;着乌云,飞快的覆盖了整个湖面,一条条明亮的?#24651;縊票?#23376;一样,抽打着他的身体。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三?#39318;?#33635;海生又失去了知觉,那双蓝色的眸子,是雷电女神那举世无双的美丽眼睛,?#19978;?#30340;是,在这危急的时刻,他遇到了?#24651;?#22899;神,而雷电女神对他情有独钟。多情的?#24651;?#22899;神,将他从湖中拽了出来。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多情女神,看着他那乌黑的身体,觉得他可能没有生还的希望了,但是死马总得当着活马医,所以女神立即对他施救……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今天在这个危险的时刻,又是雷电女神救了他,女神挺身玉立在他面前,如?#24651;?#33324;银白的皮肤,映耀着他的眼睛。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“今天你的小命又差点丢了,怎么回事呢?唉! “见三?#39318;有牙矗?#38647;电女神不由得叹了一口气,。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女神刚才对他进行施救,?#32654;?#30005;的精华能量,基本上褪去了他身体的焦黑色,她怕他?#29273;?#30475;了以后害怕。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三?#39318;?#33635;海生告诉他,遇到了火精灵,火精灵?#20204;?#19990;的事,?#22836;?#20102;他。他没好意思说出来,火精灵说他这一世还要害死巴罗大陆上最美的女人。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这难道是天定的?如果真是那样,一定是她太弗他的意!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在这个巴罗大陆上,传说有天堂和地狱的入口,就是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辐射,造就了巴罗大陆上与众不同的美女,天堂入口的能量辐射过的美女,眼眸的颜色是灰蓝色的,有一点像天空的颜色,如朝日般艳且?#21097;?#36229;人间的甜美,那肌肤水润如滴,使人看上去就要品尝几口。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那地狱入口的能量辐射过的美女,分外的妖娆艳丽,花颜参差红,香艳浓烈,像一把神奇的钥匙,瞬间把你的心扉打开。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?#24651;?#22899;神想他将来就是巴?#21363;?#38470;的绝对霸主,虽然现在有长?#39318;櫻?#21487;是将来有没有长?#39318;幽兀?#36825;是天机不可泄露 .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临近傍晚时分,荣海生回到了翡翠宫,天空阴云密布,电闪雷鸣,这场暴风雨还没有结束的样子,但是明显的减弱了。片刻之间好像又停息了。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他看到那个宫中女官刘文娇,正带着一群宫女太监从宫中出来,它们手里都拿着风筝,刘文娇手里的风筝,上面带着装有一个金属杆的风筝,她的这个风筝是特制的,是她自己想出来的鬼点子,而且她的风筝特别大。三?#39318;?#33635;海生,看到他们到达了花园中的空旷地带。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他看见刘文?#28900;?#36215;了风筝,一个小太监跟在后面,拉着风筝的线飞跑起来,这时候的风力加大了,风声很快就被上放上了高空,刹那间?#23376;?#21448;起来了,雷电交加大雨倾盆,宫女柳烟的风筝,比刘文娇的风筝小,在大风的?#24213;?#19979;,她的风筝,攪在了刘文娇的大风筝上。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宫女柳烟很着?#20445;?#22905;的这个孔雀风筝,是她花了几天的时间精心制作的,她拉着自己的风筝线,使劲的?#25788;叮?#19968;旦毁坏了,一切都要从头再来。她本来不想在这样的坏天气里放风筝,可是经不起刘文娇的巧舌如簧一再鼓动,她不知道她是在做一个试验,这个女官刘文娇,胆大娇狂,什么鬼点子?#21152;校?#20160;么事情?#20960;?#20570;。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现在柳烟后悔了,她见扯不下自己的风筝,心里一焦?#20445;?#23601;抓住了刘文娇的风筝铁杆,这个时候刚好有一道?#24651;?#20174;风筝?#19979;?#36807;,令柳烟没有想到的是,刘文家的风筝上不仅有铁杆,而?#19968;?#26377;铁丝相连,这样柳烟全身立即有一种恐怖的麻木感,刘文娇的手也没有松手,她也感觉到了这一种麻木感,她竟然激动的疯狂的朝着小太监大声呼喊:“如意果,我被电击啦!”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小太监如意果也非常兴奋,上去一手抓住了风筝上的铁杆,这时又一个雷电击过来,宫女柳烟这时刚好松手,小太监如意果却被击倒了。见小太监被雷电击倒,三?#39318;?#33635;海生跑了过来。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用手试他的鼻子,已经没有了生命的征兆,呼吸好像停止了。两个有经验一点的大太监,立即抬来了一块宽而硬的?#26223;澹?#23558;它垫在了如意果的背部,然后对他实行人工呼吸,和胸外心脏的按压,抢救了多时没有什么效果。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看见如意果躺在硬板上,身体好像缩小了不少,这是被电击后缩小的,刘文娇心?#27604;?#28954;,自?#21495;?#19978;前去,口对口的对如果进行人工呼吸,三?#39318;?#35265;此情景,?#30452;?#30340;推开了刘文娇,想这个女官也不顾体面了。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大太监茂平代替了刘文娇的工作,茂平感觉到,如意果身体内部有灼伤,茂平加大力度,使劲按压如意果的胸部,将?#31181;?#30340;呼吸之气连连送入他的口中,如意果渐渐的有了一些生的症状,他抱着下身叫道:“哎呀!痛彻骨髓!痛彻骨髓!还不如当初不要了好!”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只有大太监茂平听懂了他的意思,因为茂平现在的身体和他一样,有同?#23567;?#26159;雄性力量的源泉被破?#25285;?#23427;也是男人身上除了眼球之外,最脆弱的部分,被电击一下,肯定疼痛无比。那上面的神经密度是非常高的 。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另一个原因也许是由于那里负责的工作是最精细、最重要的,所以也必须拥有极高的敏感度。这里的敏感不仅包括对温度、湿度、运动的敏感,也包括对血压和机械作用力的敏?#23567;?#31070;经系统分布密集,敏感度?#24067;?#39640;,就让它更加“伤不起” 这种疼?#27492;?#28982;不会持续太久,但是生物电流很大,痛感?#24067;?#24378;烈。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大太监茂平命令几个太监把如意果抬进侧殿里去,给他用药膏处理灼伤的部位,让他好好躺在那里,尽量减少摩?#31890;?#20197;免内部出更多的血。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三?#39318;?#33635;海生怒火中烧,命令刘文娇跟他进入一个小殿里,然后厉声训斥道:“好你个宫中女官,正事不干,专?#25490;?#20123;歪门邪道的把?#32602;?#25105;看要是不?#26639;?#20154;,你是不舒服!”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刘文娇听了三?#39318;?#35821;气深重的训斥,美丽的眼眸转了一下,由于内心有一点?#24597;遙?#36825;个眼眸也带着一丝?#24597;遙?#30571;毛是颤抖的,射出的亮丽的光,在小殿里晃悠了几下,然后?#30452;?#35828;:“我们是在做一个实验,看看能不能够?#29273;?#30005;的电,引到地下去,现在证明是可以这样做的,如意果被击中的电,就是从天上引下来的。”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?#30333;?#22068;!这是你一个宫中女官该干的事吗?今天如果如意果毙命,你相不相信我就杀了你!”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三?#39318;?#33635;海生想,他来自于2043年,关于电的这种实验,是从17世纪才开始的,现在是在远古时代,这个小小的宫中女官却不自量力,要搞什么电的实验?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今天火精灵?#22836;?#20102;我,说我将来是巴?#21363;?#38470;的绝对霸主,会杀死巴?#21363;?#38470;的第一美人,这个巴?#21363;?#38470;的第一美人难道就是刘文娇?他的美是公认的倾城倾国超凡脱俗的,她做的许多事,已经存在了被杀头的苗头。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“我并没有什么过错,那个铁杆子是抓在我手里的,我经历被电击的麻木疼痛,我并不想嫁祸于任何人,是如意果自己强行抓住了铁杆,而且他被?#28982;?#36807;来了。”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“刘文娇你这么?#26223;粒?#26159;因为有母妃的宠爱,还是因为你认为自己是绝代佳人?”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“报告三?#39318;? 我并不认为自己是什么绝代佳人,要做一个绝代的佳人,是要?#34892;?#22810;条件的,首先要有德,明显的,你认为我没有什么德性。“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“你还是有一些自知之明的,今天火精灵说,?#19968;?#26432;死巴?#21363;?#38470;第一美女,刚才我觉得这第一美女恐怕撞到我的刀口上了。”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“我虽然美貌,但是完全不能算是巴?#21363;?#38470;第一美女,这整个大陆地域辽阔,绝色的美女也是有不少的,跟他们相比,我只能算是小家碧玉,刚才我说了,除了美?#19981;?#35201;有德。“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这一下子刘文?#31354;?#30340;?#34892;?#24908;了,看来美貌并不是什么好事,她赶紧搜肠刮肚,为自己辩解。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三?#39318;?#33635;海生觉得刘文娇说的有?#35272;恚?#24052;?#21363;?#38470;地域辽阔,出产无数的美女,她们桃腮泛红美目流?#21361;?#20351;男人们担心,好像是一笑就要爆裂的样子,让人一看,有非常强烈的品尝心理。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小太监如意果终于疼的轻一点了,大太监茂平的遭遇和他差不多,在这种情况下,二人?#34892;?#24826;相惜之?#23567;?span class="watermark">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当初如意果家里非常穷,只能想出这个净身进宫的办法。可是拜师的礼物最?#32960;?#30340;是一个猪头(或一只鸡)、两条鱼、四瓶白酒。还要准备30斤小米等要用的物品。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有人就介绍了一个拿捏法,而且风险也不大,又给家里省了这?#26159;?#23478;人就接受了这个。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大太监茂平,进宫之前,他不是经过阉割?#20013;?#30340;,而是在很小的时候,经有深音此道的人,用手轻轻揉捏……万一以后有机会治愈,这些功能都恢复了会怎么样呢?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“今天跟着刘文娇玩这?#22336;?#31581;,真是冒了大险。”太监茂平心有余悸地说,宫中本来?#22270;?#23518;难?#20572;?#26377;的时候他们只?#29467;?#29609;牌,玩麻将是不可能的,这种牌是他们自己制作的,也就是每人发若干张纸牌,?#31354;?#32440;牌区分图案和花色,他们还玩一种纸牌,就是叶子戏。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“还是老?#40092;?#23454;的,有时间玩点纸牌什么的,不要再跟着刘文娇瞎胡闹了。其实刘文娇的想法很好,他想试验一下,如果能把这些雷电的电引到地下去,那么在建筑物顶上装上铁线,就能避免雷的轰击。”小太监如意果说。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刘文娇的美貌,经常?#19981;?#33258;觉不自觉的吸引着他们这些太监,她聪明伶俐,一般情况下对太监还是很好的,所以他们都愿意跟他玩。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他们有时候也玩乐器,这个在宫中也比较流行,当然也是刘文?#21487;?#38271;?#33633;?#24377;奏,她弹琴的?#23478;?#29305;别高超,歌声尤其甜美,他们都愿听她唱歌,?#27492;?#36339;舞,好像刘文娇是他们整个翡翠宫的主心骨,缺少了她就觉得没有什么意义。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--?*?更多精|彩小?说|,尽|在纵横^中文网*%+#?

(快捷键:←)上一章 回目录(快捷键:回车) 下一章(快捷键:→)
 

发表评论

 
 
12
 
     
今天的码报
<cite id="vjjf7"></cite><cite id="vjjf7"></cite>
<cite id="vjjf7"><video id="vjjf7"><progress id="vjjf7"></progress></video></cite>
<thead id="vjjf7"><ruby id="vjjf7"></ruby></thead>
<thead id="vjjf7"></thead>
<thead id="vjjf7"><dl id="vjjf7"><noframes id="vjjf7">
<cite id="vjjf7"><dl id="vjjf7"></dl></cite>
<strike id="vjjf7"><strike id="vjjf7"><thead id="vjjf7"></thead></strike></strike>
<cite id="vjjf7"><ruby id="vjjf7"></ruby></cite>
<cite id="vjjf7"></cite><cite id="vjjf7"></cite>
<cite id="vjjf7"><video id="vjjf7"><progress id="vjjf7"></progress></video></cite>
<thead id="vjjf7"><ruby id="vjjf7"></ruby></thead>
<thead id="vjjf7"></thead>
<thead id="vjjf7"><dl id="vjjf7"><noframes id="vjjf7">
<cite id="vjjf7"><dl id="vjjf7"></dl></cite>
<strike id="vjjf7"><strike id="vjjf7"><thead id="vjjf7"></thead></strike></strike>
<cite id="vjjf7"><ruby id="vjjf7"></ruby></cite>
必中一位 新疆时时走势图 极速时时开奖走势图 篮球即时比分 新疆时时开奘结果 欢乐二人斗地主新版 三牛娱乐平台的网址 二十一点必胜法原理 澳博彩票平台合法吗 合肥按摩场所